在中国

2018-12-09 15:04

如果事前马先生能通过网络销售,或者能挂靠一个电商网页发布销售信息,或在网上发帖,也会比较方便、迅速地卖掉土豆,不至于如此辛劳和焦虑。而且,网上销售也能跨越国门,卖出更好的价钱。深圳人帮助马先生卖完了土豆当然有侠义心肠在内,但这也只能看做是马先生的运气,在销售和商业上也是权宜之计和短暂行为,如果把互联网的蓬勃发展看成今天和未来的常态生活方式,靠网络销售就应当是一种常态,而且可能持久。

现在,中国互联网用户人数已达7.21亿,位居全球第一。但是,中国农村和城镇使用互联网的差距非常之大。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3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中国网民中农村网民占比28.4%。即便按人口基数,中国农村上网者数量不小,但在网上购物或利用网络销售的比例则是偏低,农村地区网购用户只占22.4%。以此推算,中国农村进行网络销售农产品的也只是少数。出现像马先生千里迢迢从宁夏到深圳卖土豆的情况并不鲜见。

在电商和网购的挤压下,有些购物中心和百货店想尽千方百计拉拢顾客,甚至出现了“世界上最悲伤北极熊”和“悲惨的乌龟”关闭在购物中心,以吸引顾客的悲壮行为。不过,这只是电商打败甚而收编实体店的一个方面,实际上,依托互联网的电商和网上购物,无论在中国还是世界,也只还是生活的一部分或小部分,更多的国家、地区和人们因为无法依靠互联网也陷入了“悲惨”的境地,成为“科技的贫民”或“互联网的贫民”。

国际电信联盟发布的最新报告称,截至2016年年底,全球互联网用户人数将达35亿,相当于全球人口的47%。未来,就算世界上全部人口都生活在有互联网等必要基础设施的地区,也还有约10亿人因文化程度等问题无法使用互联网。

60岁的青海西宁的马先生就是因为“网络不度玉门关”而陷入困境的人。自11月5日起,几百袋土豆的主人、来自青海的马先生,就一直被“滞留”在深圳无处可去。11月14日,了解此情况的深圳市民将此消息发布至网络和朋友圈,引起市民的接力转发和关注。受此影响,马先生的32吨土豆几乎一夜卖光。

互联网发展的不平衡正如国家和地区之间发展不平衡一样,是一个互联网发展面临的重大挑战,在中国尤需重视,否则就会如同马先生一样,在无法获得互联网带给人们生活和生产便捷与高效的同时,制约中国的整体经济发展和人们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

逍遥摘要:第三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浙江乌镇举行,世界互联网大会又被称为“乌镇峰会”,而且,乌镇也作为世界互联网大会永久会议举办地而成为全球互联网发展的一个标志。

但是,羌笛何须怨杨柳,马先生千里走单骑到深圳卖土豆并非他的错,这要问网络是否已度玉门关。即便网络已度玉门关,但没有技术、技能和资金,网络也帮不了马先生。或者马先生不会利用网络,实际上也是网络不度玉门关。

互联网的发展一方面是颠覆人们的生活,但另一方面又让另一半或大半的人被排斥在网络之外而不得不面临被科技和新的生活方式抛弃的境地。显然,这是科技和互联网发展的不平衡现象,这种情况不单在中国,在全球也是触目惊心。

互联网的出现和快速发展,迅速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和生产方式,网上销售和购物就是一个突出的标志性现象。在中国,“双十一”网购的喧闹和鼎沸无疑是网络时代中国人生活的一幅浓墨渲染的当代清明上河图,在这个当代清明上河图的后面,则是中国数以千万计的购物中心和百货商店的惶惶不可终日,以及不可避免的慢慢发生的倒闭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