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法提供了先例

2018-09-11 15:17

深圳市人大近日通过《关于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违法建筑的处理决定》,其中规定,违法建筑除未申报的外,符合确认条件的,按规定办理初始登记,依法核发房产证。这标志着深圳的小产权房可能拿到全国首个“准生证”。(5月31日《重庆晚报》)

至于有人说,小产权房“转正”将催生抢建潮,那是打击违章建筑的问题。如果对违章建筑网开一面,即使小产权房不转正,那也会引发违建热潮。

在房屋所有权上,很多人都强调小产权房无产权,相关方面曾经明确发文,强调小产权房均不符合法律规定,不能办理房产证等合法手续。然而,小产权虽小,不是还有一点产权吗?而且,那些购买小产权房者,又有多少人看重产权?打动他们的是价格,他们希望的是居住权。在这一现实下,给不给小产权房一个“准生证”倒显得次要了。就像一个孩子生下来,生命压倒一切,目前小产权房普遍存在,按照现在的法律制度似乎也很难强制把所有的小产权房推倒。这也就意味着即使小产权房没有一个法律的户口,但它们在民间早就有了“准生证”。

虽然如此,但我仍然肯定深圳给小产权房“准生证”的破冰意义。这是因为,当前小产权房正在考验着公权的智慧。面对一个大量存在的事物漠然视之,只能是自欺欺人,长此以往,公权的公信力会受到公众的极大怀疑,而且,小产权房的存在,还不能说是完全自发的,毕竟,其中主体有着千丝万缕的地方权力影子,而且,既然明确其为非法,为何建设当初不及时叫停?搞到现在骑虎难下,大损形象。

既然产权是个神话,既然现在小产权房已成现实,倒不如痛快地加以承认。这一点,婚姻法提供了先例。当初面对事实婚姻普遍存在的现实,婚姻法并没有无情地宣布这些婚姻为非法,而是明确了事实婚姻的界定。承认小产权房既利于解决悬而不决的小产权房问题,又利于公权形象的树立。总比现在既不敢公开承认,又不能公开取缔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