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毕业生内心的火热远比空气要闷上数十倍

2018-09-11 15:18

尽管天气炎热,但是毕业生内心的火热远比空气要闷上数十倍。有人肯定会问为什么,这就引出我们的话题:谁最应该为高职高专毕业生前途埋单。

也许有人会再次把之前那句话拿出来敷衍,先就业再择业。殊不知,这其实隐藏着一种恶性的循环。从中专生瞬间失去价值开始,到本科、专科疯狂扩招,再到近期硕士扩招,中国教育制度已经成为社会失去人才公平竞争的罪魁祸首。一而再再而三的扩招,让许多在高考失足的莘莘学子从此迈入深潭,无法自拔。

说到最后,谁来为高职高专毕业生前途埋单,只能是由自己承担。笔者曾在各大媒体发布的《大学生就业难五宗罪》已经明确的表示了我的个人见解。最后,希望所有高职高专毕业生坚强起来,一起打破行规,不再让他人歧视。(作者京城大烟枪李泽清系青年诗人京城某媒体评论、娱乐主编)

谁来拯救高职高专的毕业生,他们的就业问题该如何解决,前途该由谁来埋单?矛盾已经日益突出,不公平的就业机制迎接的不是所谓的上了大学就有的出路,而当初从小村庄奋力走到大城市的莘莘学子们如今又如何去收回大学所付出的残酷代价我们暂且不说,光是如何独立自保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问题。

笔者与同窗好友试图向其它公司投递简历,然后等待的都是石沉大海的,真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人人都说毕业等于失业,这话一点都不假。放眼人才市场,拿新闻编辑这一职位来说,几乎所有的招聘启示上都写着本科及其以上学历的要求。那么如此之多的高职高专毕业生究竟该如何去选择自己的职业呢?

从去年6月开始,笔者作为毕业班的学子,已经向社会踏入半只脚,除了整理大学所学,同时开始做好积极就业的心态。但是,放眼各种招聘启示,在学历一栏上无不公开要求本科及其以上学历,留给专科学历文凭的职位少之又少。拿笔者亲身经历来说,除了之前工作过的四川某传媒公司和现在所在的北京某传媒集团,笔者还曾先后应聘过腾讯、新浪、网易、搜狐、凤凰网、红网、华声在线、京网等知名媒体的网络编辑职位。除了新浪、网易、凤凰网没有回音之外,搜狐以年龄过小为由将笔者拒绝,华声在线与腾讯公司均以学历过低为由扼杀了我的理想。

时下最热闹,最繁忙的地方绝对是各大高职高专院校办理毕业手续的工作台前。办理毕业手续虽然繁杂,但也就一两天的事情而已。笔者有幸亲自体验了湖南大众传媒学院09届毕业生的毕业程序,学院将各处室的办公地点都集中到图书馆,大大缩短了办理手续的时间方便了广大毕业生。

之所以要提出这个话题,是因为从去年6月开始奔赴四川求职到11月正式入职北京某传媒集团,到今年6月笔者正式毕业,这中间所经历的一些现实让笔者不得不替有类似遭遇的高职高专的毕业生向社会,向教育部讨个说法。

小小的一纸毕业证,份量又轻又重,里面饱含多少天下父母心的血汗和泪水。现在看来,选择进入高职高专院校就读是人生重大的一个错误,钱花了,到头来换来的仍旧不是公平的就业机会。教育制度已经再一次摧残了高职高专的毕业生的意志,多少无奈的眼神,多少失望的心情再一次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大学散伙饭都已经失去了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