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是生物金字塔垫底的物种啊)

2018-07-15 16:13

遗憾的是,移居来的猪笼草的笼子越来越小。可能我们给它的土壤不是很理想,也可能是潮湿度还不够。但是我总是一厢情愿地觉得它是感染了某种乡愁。没有牛群在它身边来回走动,没有成群的蚊蝇翻飞,没有河水、雨水不间断地滋养,没有午后暴烈的阳光下热气腾腾的植物、泥土和牛粪的混合味道,而四周是钢筋混凝土的庞然怪物,还弥漫着汽车尾气和喧腾的人声,即使是我,也会更加思念乡下吧!

前几天,资深的野生动植物专家卢刚老师发了个朋友圈:“文昌市农田边一片不起眼的小湿地里,可以找到超过5种食虫植物,简直就是植物爱好者的天堂。海南的自然界有多美?每一寸荒野都值得我们去探索,去珍惜。”——这是我们共同的心愿,愿每次去文昌,都还能与神奇的猪笼草、茅膏菜,相逢在田野。

很多来访的朋友都是第一次见到猪笼草,不免啧啧赞叹。就像给猪笼草命名的瑞典博物学家、伟大的分类学家卡尔·林奈(carl nilsson linnaeus)说的:“若在长途跋涉后发现这种美妙的植物,定会为之叹服,所有的不快都会忘记,并感叹大自然怎么会如此的神奇。”不过林奈受限于他的时代,不敢宣称猪笼草就是一种能诱捕动物的植物(毕竟,植物是生物金字塔垫底的物种啊)。他甚至假设说也许昆虫没有死,它们只是受困于植物里面。可是无论如何,植物界的确有猪笼草这样的“食肉植物”,可以分解利用动物身上的某些成分。这足够让我们对植物刮目相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