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国祥表示受宠若惊:我不太敢转发

2018-10-05 16:02

从2010年的导演处女作《恋人絮语》至今,曾国祥只导演了三部作品,其中《指甲钳人魔》还是一部短片,《七月与安生》是他第二部长篇作品。他的导演方法就是完全投入:“我一定要爱这个故事和里面的人物,不然我不懂怎么拍。我每次拍戏,就感觉在跟故事的角色谈恋爱。哪怕他们做了错事,我都会用怜悯的心看待这件事。”拍《七月与安生》的时候也是一样,他说:“我很羡慕她们互相有对方,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没有一个那么亲密的朋友。”

作为一个男性导演,曾国祥能把女性最细微的情感变化拍得丝丝入扣,对影迷来说是一个极大的惊喜。但曾国祥说,拍摄的时候并没有特别用女性角度去处理:“我们的监制(许月珍)、四个编剧,还有摄影师都是女性。陈可辛也跟我聊过,他和我都觉得找男导演来拍可能会客观一点。”

爱听摇滚、爱看村上春树和王家卫,执导了《恋人絮语》和《七月与安生》——这样的曾国祥,很容易与“文艺”二字联系在一起。不过,他似乎不太愿意被称为文艺青年:“有时候文艺青年就是一个自我感觉良好的状态,我现在也不敢说自己是个文青,我觉得这不需要说出来。而且世界上有那么多作品,所有文化艺术都是互通的,不应该只看文艺的东西。我也会看很多脑残片、b级片、商业片……每样事物都要吸收。”

曾国祥说自己刚入行的时候很天真:“虽然之前也曾经拍过短片,但实际上我对电影工业运作的了解为零。当时很天真地觉得自己喜欢电影,就可以当导演,后来才发现做电影不是那么简单。”刚进入陈可辛的公司时,曾国祥就是当“阿四”(打杂)。那时候还是胶片年代,他要负责送片子去戏院、去机场,连剧照p图都是他做。开戏的时候,他就从最底层的场记做起,慢慢升到第二副导演。“那是一段难能可贵的时间,我现在对待电影制作认真细致的态度,都是从陈可辛和许月珍身上学来的。”曾国祥说。

以往大众印象中的曾国祥,一直是个“活在b级片里的男人”。他也笑着承认:“我演了很多低俗的戏。”2001年,他出演的第一部电影就是港式爱情恐怖片《幽灵情书》。之后,他陆续出演了《金鸡》、《飞虎出征》、《青春梦工厂》等多部港产b级片。今年他首次担任男主角的《老笠》,更是黑色幽默的登峰之作,他在其中饰演一个被鬼嫌弃的“十级废柴”。

考大学的时候,曾国祥同时报了电影系和社会学系,最后还是选择了社会学。当时家里人都觉得,在大学读个跟电影无关的专业,就算以后走不了电影这条路,起码有多一种谋生技能。不过,曾国祥没有选择经济学、管理学等就业前景好的学科:“我很讨厌那些很实际的科目,完全读不下去。因为对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很有兴趣,所以我就主修社会学,然后修读心理学、政治学、历史等等。当时完全没有以就业的角度出发,只是希望接触更多不同的思想。”

曾国祥很早就对电影产生兴趣,他坦言是受到爸爸的影响:“他是演员,我自然会关注电影。”采访中,他却笑言自己很不喜欢看曾志伟早期的电影:“他总是演色鬼,小时候我觉得很低俗。”真正让他走入电影大门的,是王家卫:“上世纪90年代是我成长的年代,也是王家卫最活跃的年代。他带给我很新鲜的感觉:原来华语电影可以这样拍!”

在国外读完大学之后,曾国祥选择回港,进入陈可辛的电影公司工作。他笑说:“因为读社会学没什么工作可以做啊!”不过,回头看自己当年选择的学科,曾国祥还是觉得很正确:“我很欣慰读了这一科,因为拓展了我的思想。”

8月底,《七月与安生》在北京举行首场媒体试映,收获了大量好评。那天社会学家李银河也去看了电影,后来还在自己的公众号感慨道:“中国电影终于能看了。”说到李银河的高度评价,曾国祥表示受宠若惊:“我不太敢转发,但我很开心。这么有分量的文化人看完电影之后,也觉得这是一部可以看的作品。”

很多人看完《七月与安生》之后的最大感受就是:曾国祥太懂女人了!在北京首映礼上,曾志伟也现身支持,却不忘调侃:“我一直在想,我儿子怎么会这么懂女人呢?”对于老爸的疑问,曾国祥的解释是因为自己从小就泡在女人堆中长大。在曾国祥小时候,曾志伟因为工作关系经常不在他身边,所以他从小就跟着妈妈和外婆生活:“外婆是上海人,她有一堆上海帮的姐妹。我小时候第一次看张爱玲的小说,感觉就像是在讲我外婆,里面的人物和对白都十分熟悉。”

与很多华语电影不一样,《七月与安生》是一部纯正的“女人电影”。片中故事一直围绕着两个女子的成长而展开,即使有一个男主角“家明”,但他更像是推进剧情的一颗棋子,相比两个复杂多面的女主角,他的个性显得模糊且苍白。“我一开始就很清楚这不是女同电影。”谈到七月与安生的关系,曾国祥说:“她们的感情比一般闺蜜要深,但又不是爱欲,就是灵魂伴侣——世界上只有这个人真正明白我。”

《七月与安生》的导演是曾国祥。在这部电影之前,他更为人熟知的身份是曾志伟的儿子、曾宝仪的弟弟。《七月与安生》是曾国祥执导的第二部长篇作品。今年9月初开始,他就带着影片开启了全国多个城市的路演。记者从他身边的工作人员了解到,曾国祥这一路都在圈粉,从西安飞来广州宣传时,机场已经有粉丝接机和送花。

上周,曾国祥带着《七月与安生》来到广州大学生电影节现场,并接受了羊城晚报记者的独家专访。每个初次见到曾国祥的人都会感叹:怎么那么高那么帅!但仔细一看,他跟曾志伟其实还是很相像。说起自己的长相,曾国祥开玩笑说:“小时候我不像爸爸,现在越来越像,糟了!”曾国祥并不掩饰父亲对自己的影响和帮助,但他又另辟蹊径,正在走出属于自己的路。

改编自安妮宝贝同名小说的电影《七月与安生》是今年中秋电影档的一匹黑马。据猫眼电影数据显示,这部电影观众评分为8.8分、专业评分为6.8分,口碑和票房都相当不俗。该片还被选为广州大学生电影节、香港亚洲电影节的开幕电影。

姐姐曾宝仪也对曾国祥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他回忆:“十四五岁的时候,正是吸收各种文化知识的年龄,是姐姐推荐了很多经典作品给我。我不算是在一个文化氛围很浓的环境中长大,但当我对文艺感兴趣的时候,身边有一个人指点我,那是很重要的。姐姐就担当了这个重要的角色,她是我的启蒙老师。”那时候,曾宝仪向他推荐了中国内地的摇滚乐、村上春树的书等等,这些东西直到现在仍然影响着曾国祥。《七月与安生》中,他选用了崔健的《花房姑娘》、王菲的《浮躁》等歌曲,正是当年文艺青年最爱的背景音乐。

在当演员和做导演两个领域,曾国祥有不同的标准:“我做演员不会那么挑剔剧本,只要觉得剧本或者角色好玩,又或者想跟这个团队合作,我就去演了。我在演员方面没什么野心。”他毫不讳言自己当上演员是因为爸爸的关系:“别人找我演戏纯粹因为我是曾志伟的儿子,觉得是个噱头。一开始我只是试一试,后来才发现演戏是个很有挑战性的事情。做一个普通及格的演员很容易,但要做一个好演员,那是一门很深的学问。”

《七月与安生》里,七月妈妈的一句台词戳中了不少女性的心:“女孩子,不管走哪条路都是会辛苦的。但有时候,辛苦一点也不是坏事。”曾国祥说自己特别佩服女性的忍辱负重:“也许大家对自己的妈妈都有这种感觉。在关键时刻,女人会站出来承担一切,男人反而会逃避。我觉得女人很伟大。”

曾国祥从小就喜欢看以女性为主角的书和电影:“女性比男性的感情世界更丰富,我对那种复杂和麻烦很感兴趣。”他毫不讳言女性对自己的影响:“我奶奶是个女强人,姐姐曾宝仪也是一个非常有主见的人。我从小到大生活在一个这样的氛围里,后来读书的时候学到有关女权主义的观点,也很有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