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分离出的病原菌实施耐药性检测

2019-03-07 14:55

2.1本组受试者病原菌分布情况本组受试者中共分离出144株致病菌,革兰阴性菌85株、革兰阳性菌49株和真菌10株。革兰阴性菌中大肠埃希菌31.25%、肺炎克雷伯菌14.58%、阴沟肠杆菌6.94%,革兰阳性菌中粪肠球菌18.06%和表皮葡萄球菌9.72%,真菌中白色假丝酵母菌4.86%和光滑假丝酵母菌2.08%。2.2主要革兰阴性菌对常见抗生素的耐药率检测结果大肠埃希菌对亚胺培南的耐药率为0,肺炎克雷伯菌对氨曲南、亚胺培南、美罗培南、头孢噻肟、头孢吡肟、头孢他啶的耐药率为0,阴沟肠杆菌对环丙沙星、亚胺培南、庆大霉素、妥布霉素、左氧氟沙星、头孢噻肟的耐药率为0。2.3主要革兰阳性菌对常见抗生素的耐药率检测结果粪肠球菌对氨苄西林、万古霉素的耐药率为0,表皮葡萄球菌对氨苄西林、万古霉素、呋喃妥因、利奈唑胺和四环素的耐药率为0.3讨论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和进步,国内外研究学者均逐渐意识到根治术对延缓甚至是阻断宫颈癌的发展、延长患者的生命的重要意义[6-8]。但是宫颈癌根治术后并发症仍比较多,以术后泌尿系统感染、呼吸道感染等最为常见。尽管目前临床上对宫颈癌手术患者均主张预防性使用抗生素,但是对泌尿系统感染的预防作用并不理想,且在出现泌尿系统感染后根据经验常规应用抗生素也存在一定的盲目性,很容易导致耐药性[9-10]。由此可知,对宫颈癌根治术后泌尿系统感染患者的病原菌分布情况及耐药性进行检测分析能够指导感染的防控,为后期抗肿瘤治疗提供条件。本研究中发现,共分离出144株致病菌,革兰阴性菌85株、革兰阳性菌49株和真菌10株,以革兰阴性菌的构成比最高,与既往serour等[11]和陈建红等[12]研究结果相符,证实宫颈癌患者根治术后感染革兰阴性菌的风险较高,需要引起足够的重视,并对革兰阴性菌强化预防措施。此外,本研究中发现,革兰阴性菌中大肠埃希菌31.25%、肺炎克雷伯菌14.58%、阴沟肠杆菌6.94%,革兰阳性菌中粪肠球菌18.06%和表皮葡萄球菌9.72%,真菌中白色假丝酵母菌4.86%和光滑假丝酵母菌2.08%。根据上述结果可以明确此类患者常见的革兰阳性菌、革兰阴性菌和真菌种类,进而制定具有针对性的感染预防措施。国内外均有相关报道证实此类患者中革兰阴性菌的感染风险最高,革兰阳性菌的感染风险次之,因此应当针对此两种菌属制定感染防控措施[13-16]。此外,本研究结果中大肠埃希菌对亚胺培南的耐药率为0,肺炎克雷伯菌对氨曲南、亚胺培南、美罗培南、头孢噻肟、头孢吡肟、头孢他啶的耐药率为0,阴沟肠杆菌对环丙沙星、亚胺培南、庆大霉素、妥布霉素、左氧氟沙星、头孢噻肟的耐药率为0,粪肠球菌对氨苄西林、万古霉素的耐药率为0,表皮葡萄球菌对氨苄西林、万古霉素、呋喃妥因、利奈唑胺和四环素的耐药率为0。可知不同病原菌感染所敏感的抗生素不同,其中革兰阴性菌对亚胺培南的耐药率最低,革兰阳性菌对氨苄西林和万古霉素的耐药率最低,因此需要首先明确宫颈癌根治术后泌尿系统感染患者的病原菌类型才能对症实施抗生素治疗。本研究关于耐药性检测的结果与既往ramos等[17]和张彩霞等[18]研究结果相符合,共同证实了在宫颈癌根治术后泌尿系统感染患者中实施细菌培养和药敏试验的重要性。另有李贞彩等[19]和郭惠玲等[20]也发现在此类患者中,革兰阴性菌敏感的抗生素为亚胺培南,革兰阳性菌敏感的抗生素为氨苄西林和万古霉素,根据研究结果建议对此类患者进行细菌培养并根据感染的病原菌类型给予敏感的抗生素,才能获得理想的疗效。结合本研究结果和上述分析,建议尽可能对此类患者实施细菌培养和药敏试验,但是在得出结果之前推荐使用亚胺培南抗菌,若效果不佳,可选用氨苄西林和万古霉素抗菌。综上所述,宫颈癌根治术后泌尿系统感染的发生风险较高,且病原菌也多种多样,以革兰阴性菌的构成比最高,革兰阴性菌和革兰阳性菌敏感的抗生素分别为亚胺培南、氨苄西林和万古霉素,建议根据细菌培养结果合理选用抗生素以达到理想的效果。

1.1一般资料选取本院2013年1月-2017年6月收治的90例宫颈癌根治术后泌尿系统感染患者作为受试对象,年龄26~67岁,平均(45.1±6.8)岁。临床分期:ⅰ期31例,ⅱ期59例。体温:38.7~40.2℃,平均(39.4±0.6)℃。均实施宫颈癌根治术,配合实施盆腔淋巴结清扫术,其中有56例术后经膀胱造瘘法导尿。感染类型:肾盂肾炎19例、膀胱炎24例、尿道炎47例。临床症状:发热寒战86例、头痛头晕78例、全身乏力80例、全身酸痛59例、食欲减退62例。纳入标准:(1)均符合宫颈癌诊断标准,且符合手术指征;(2)手术病理检查结果证实为宫颈癌;(3)符合泌尿系统感染的诊断标准。排除标准:(1)术前便存在感染或者可疑感染者;(2)术后居家休养期间感染者;(3)其他部位原发性恶性肿瘤合并宫颈转移者;(4)拒绝签署同意书者。本研究符合医院伦理委员会要求。1.2方法1.2.1术后处理所有患者术后均持续5~7d连续常规静脉应用抗生素以预防感染,定时对外阴消毒,膀胱造瘘口消毒换药,并更换尿袋。1.2.2样本收集和检测方法在纳入本研究后按照无菌操作规范实施尿管穿刺并收集尿液做细菌和真菌培养,严格按照《全国临床检验操作规程》[5]中的要求进行接种,并完成病原菌培养计数,实施涂片革兰染色,按照常规方法对所有菌株进行鉴定,将尿培养菌落数≥105/ml者认为发生泌尿系统感染。采用标准的纸片扩散法对检测出的常见占比较高的革兰阴性杆菌和革兰阳性球菌对常用抗生素的耐药率进行测定。1.2.3质量控制方法临床资料调查、样本收集、细菌培养检测和资料录入均由同一医疗小组配合进行,并且还需要反复核对资料和检测结果记录的正确性。质控菌株均有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临床试验中心提供。1.3观察指标统计本组受试者感染菌株的分离结果和病原菌分布情况,统计常见革兰阴性菌和阳性菌对常用抗菌药物的耐药率,其中构成比和耐药率均采用百分比的形式描述。

【摘要】目的:检测宫颈癌根治术后泌尿系统感染患者的病原菌及耐药性,为临床合理用药提供指导。方法:选取本院2013年1月-2017年6月收治的90例宫颈癌根治术后泌尿系统感染患者,取尿袋中的尿液进行细菌培养,分离并鉴定病原菌,统计病原菌的分布情况。将分离出的病原菌实施耐药性检测,统计耐药率。结果:本组受试者中共分离出144株致病菌,革兰阴性菌85株、革兰阳性菌49株和真菌10株。革兰阴性菌中大肠埃希菌31.25%、肺炎克雷伯菌14.58%、阴沟肠杆菌6.94%,革兰阳性菌粪肠球菌18.06%和表皮葡萄球菌9.72%,真菌中白色假丝酵母菌4.86%和光滑假丝酵母菌2.08%。大肠埃希菌对亚胺培南的耐药率为0,肺炎克雷伯菌对氨曲南、亚胺培南、美罗培南、头孢噻肟、头孢吡肟、头孢他啶的耐药率为0,阴沟肠杆菌对环丙沙星、亚胺培南、庆大霉素、妥布霉素、左氧氟沙星、头孢噻肟的耐药率为0。粪肠球菌对氨苄西林、万古霉素的耐药率为0,表皮葡萄球菌对氨苄西林、万古霉素、呋喃妥因、利奈唑胺和四环素的耐药率为0。结论:宫颈癌根治术后泌尿系统感染患者的革兰阴性菌的构成比较高,应根据细菌培养结果和耐药性检测结果合理应用抗生素。